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我的農民爺爺奶奶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1-07-08

□李綵鳳

我的爺爺奶奶一生都在農村和土地打交道,是很普通的農民;但在我的心裏,他們卻與眾不同。

小時候,爺爺在院子裏種了一種植物大葉煙。澆水、打頂、剝芽,那植物葉子從綠色變成黃色,爺爺説煙熟了,然後摘下煙葉,用繩子穿起來,掛在牆上。爺爺常取出一些煙葉,用搗蒜石臼把它搗得細碎,裝進系在煙桿上的煙袋內。閒暇時,爺爺坐在凳子上,從煙袋裏掏出一點煙絲放入煙鍋裏,用火鐮石夾着舊棉絮,“咔、咔”兩下,棉絮打着了,然後用大拇指把它壓緊,煙鍋裏的煙絲紅紅的。爺爺含着煙嘴“嘶、嘶”吸了兩下,嘴裏吐出了煙圈。

我問爺爺:“您為什麼不用洋火(火柴)點煙呢?”爺爺説:“洋火憑票買,你奶做飯時還要用呢,如果爺爺抽煙用就太浪費啦。”

奶奶中等個子,腳雖小但走起路來“噔噔蹬”很有精神。我常看見她把頭髮盤成個疙瘩,用一個黑色小網網套住,我們叫它“耬疙瘩”。奶奶穿的衣服不論單衣還是棉衣都是斜襟的。

奶奶做事很乾練,一次看見奶奶揭開鍋蓋,她吹了口氣,兩手“啪、啪”拍了兩下,端上一篦子饃快快地放到了案板上。奶奶晚上如不做針線活兒,就不點燈,“黑燈瞎火”這個詞我小時候就知道了它的意思。

抗美援朝開始後,爺爺奶奶響應號召,支持二叔報名參加抗美援朝,為國效力。二叔胸戴大紅花,和志願軍戰士一起雄赳赳、氣昂昂跨過鴨綠江,奔向了戰場。

爺爺奶奶雖然大字不識一個,但他們為了保家衞國毅然送二叔去參軍。在我的靈魂深處,他們不是普通的農民,是我最敬佩的人!他們熱愛新中國,願意跟着共產黨走。

記得1972年秋,爺爺得病了,醫生説爺爺的病不太好,沒有什麼好辦法醫治。爸爸要家裏人都瞞着爺爺。後來,爺爺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整個冬天都由爸爸守在他身邊。

媽媽説爺爺能頂過春節。可沒想到親愛的爺爺頂過了除夕,頂過了初一,卻沒有等到春暖花開,就撒手人寰。奶奶去世是個意外,沒想到愛説愛笑,身體硬朗的奶奶因為走路摔了一跤,腦出血,就這樣離開了我們。

一輩子極為平凡的爺爺奶奶,雖然與世長辭半個世紀了,但是他們艱苦樸素,勤儉持家的優良品質一直激勵着我。

我的爺爺奶奶雖然是普通的農民,在我的成長中卻給了我珍貴的親情和樸素的教育,讓我每每想起都倍感温暖,不由得思念故鄉,心中升起濃濃的鄉情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